销云霁雨_

你有万种风情,我却只得其一。

【恺彦】小心思呀(中)

你们亲爱的我考完试啦!!虽说成绩那啥比较一般啊qwq

本来打算两次完结结果还是分了上中下……

别说话张口吃糖,请勿上升真人,并且OOC都是我的。

————————————————————————————————

8

高二没心没肺的日子是过得最快的,一转眼期末考试完了就是长达20多天的暑假补课。为了营造一下高三的紧张气氛,校领导搞了所谓的高三誓师大会。一阵慷慨激昂的演说过后礼堂里睡着的和半醒不醒的占了大半。樊振东半眯着眼睛坐在周雨旁边,努力装作在认真听的样子。尹航最嚣张,直接靠着程靖淇就睡了起来,就差打鼾了。倒是周恺听得很认真,赵钊彦坐在他边上看着礼堂的灯光发呆,想着周恺听得认真也不好意思睡。

“彦彦。”赵钊彦正在发呆,周凯突然侧头叫他。

“……恩?”赵钊彦回头看他,一脸没睡醒的呆滞。

“你要是困了就靠着我睡吧。”周恺指了指自己肩膀,“重点都说完了,后面我估计差不多都是废话了。”

赵钊彦很想说自己前面实际上也没怎么听进去,看看一脸认真的周恺也就点了点头,靠着他肩膀就闭上眼睛开始打盹儿。

不一会儿周恺就感觉肩膀上的小脑袋压了下来,传出一阵平稳的呼吸声。

周恺小幅度的歪了歪头,看着睡熟的赵钊彦,长长的睫毛在礼堂灯光的照射下投下一片扇形的阴影。

小兔子现在算是落我手里了吗。

想着周恺伸手去刮了一下赵钊彦的鼻子,小兔子哼哼了两声砸吧砸吧嘴,又安安稳稳的睡了。

周恺直愣愣盯了他半天,扬起嘴角露出一个傻兮兮的微笑。

回班以后班主任又宣布了一个重磅消息,高三座位按第一次全校联考成绩重新排位。

宣布消息的时候赵钊彦在写日记,记刚刚的誓师大会,记周恺安稳的肩膀。他想清楚了,喜欢就喜欢吧,好好加油,赶上他,和他并肩。

谁知到半路杀出这么个新规定。

赵钊彦手下一抖,笔在本子上拉出一个S形。他干脆盖了笔盖把本子收起来,转头看看窗外,直到被透过树叶缝隙照进来的阳光晃得有点难受,才掏出练习册思考下一道无解的物理题。


9

联考结束,班主任召唤全班同学考完以后回班拿作业。赵钊彦回班的时候周恺还没回来,把教室外面的桌子拖进来摆好以后,他就一个人坐下来发呆。周围讨论题目答案的声音嘈杂得很,赵钊彦很努力的去屏蔽,效果不大。蹦到耳朵里的选择题答案非常陌生,赵钊彦觉得自己和他们做的大概不是一张卷子。

周恺背着书包进班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样一个场景,小兔子安安静静的盯着空空的桌面发呆,眼眶有点儿发红。他面无表情环视了一圈教室,最后目光停在那几个大声讨论题目的人身上。

“要讨论题目出去,行吗。”

那几个窝在一起的人愣了一下,齐刷刷转过头去看门口的周恺。周恺声音放的很大,全班都听得见,老早就有人对这几个人毫无遮拦的行为不满,班上立刻就有人回应起来。讨论题目的人脸上挂不住,推推搡搡从后门出去,走的时候还不忘狠狠瞪了周恺几眼。周恺权当没看见,径直走到赵钊彦边上坐下。

“谢谢。”赵钊彦盯着桌子突然来了一句。

“没事…你别管他们,他们就是爱显摆。”周恺伸手揉了一把赵钊彦的头发,“以后我帮你。”

“…可是成绩一出来,我们就要换开了啊。”

周恺愣了一下,然后他突然趴下来,半个身子贴在桌上,从下往上看低着头的赵钊彦,黑莹莹的眼睛里带着一点点期待和雀跃。

“彦彦,你想跟我同桌吗?”

赵钊彦被他黑亮黑亮的眸子摄住了,眨眨眼睛看着他,神志不清的点头。

然后周恺就笑了。

“交给我吧。”



10

老师的勤奋劲儿平常改作业的时候体现不出来,一到集体阅卷就个个勤快得不行。考完第二天全天自习,在周恺的刻意照顾下赵钊彦美滋滋的从早晨第一节课睡到第四节课,吵吵嚷嚷的人无一例外的都被周恺客客气气的提醒了“彦彦在睡觉你们小点儿声”,这四节课的补觉算是彻底把前几天备考缺的瞌睡都补了回来。

下午第三节体育课,刚刚打完球一身汗的周恺第一个冲回班,刚好就看见班主任拿着成绩单正在往教室后面的黑板上钉。周恺走过去堪堪瞥了一眼,自己的名字高高挂在第三,樊振东第一,赵钊彦遥遥掉在第二十三名,但也算是比以前进步了很多。

可是还是…离前几名有将近七十分的差距。

想着周恺草草放下篮球,拿餐巾纸擦了汗,就去追刚离开教室的班主任。

赵钊彦拿着球拍上楼的时候,就在楼梯间看到了垂着头跟班主任讲话的周恺。

班主任神色看起来有点焦急,絮絮叨叨扯了一大堆,隐约就能听见“好好想想”“影响学习”“资源”这一类的话。班主任背对着赵钊彦,没看见他,倒是周恺抬起头,对着上楼的赵钊彦微微勾了勾嘴角。

一米八几的十八岁少年,笑得明媚如春。

赵钊彦脸又开始发烫,脚下加了点速度,噔噔噔跑上了楼。

同学都围成一圈在后面小黑板那里看成绩,一个个脖子伸的老长,不断有欢呼声或是咒骂声传过来。赵钊彦趴在座位上专心致志写他的日记,周恺刚刚那一笑给他笑傻了,现在脑子里一片混沌,居然腾不出多余的空间思考分数问题。

不一会儿班主任拿着黑板作图的三角尺进来敲了敲黑板,示意全班回位。周恺也就是这个时候从教室外面跑进来,坐在赵钊彦边上,好整以暇的盯着神色不太自然的班主任。

“…说一件事情,这回排位置不一定完全按照成绩来,如果有同学有什么特殊要求可以跟班主任或者任课老师提出来,我们酌情考虑。”

说着班主任透过厚厚的老花镜往赵钊彦这边看了一眼。

“赵钊彦出来一下。”

赵钊彦不明就里的在樊振东几个尤其是徐晨皓关切的目光下出了教室,班主任刚把教室门带上,就听见原本安静得可怕的教室里传出窸窸窣窣讲小话的声音来。

“赵钊彦啊,班上像你这样比较乖愿意听老师的话的孩子不多,老师也知道你很努力,成绩的事情,尽力就好。”

赵钊彦很乖巧的点头。

“周恺很愿意帮你,他信誓旦旦跟我保证期末让你全校排名进步五十名,让我别把你俩换开。其实我本来也没打算把你们俩换开,倒是周恺这小子急急的跑来找我了。”

说到这里班主任突然笑了起来。

“高中能够遇到交心的朋友不容易啊,好好珍惜。位置就先这么定了,你们暂时不换。”

要不是赵钊彦一贯的定力还可以,此时恐怕已经叫出声了吧。他唯唯诺诺的跟班主任道谢,说话几乎要成结巴。

班主任拍拍他肩膀转身离开。赵钊彦刚一回头,就从厚重窗帘的缝隙里看见了周恺,那家伙正扒拉着一头汗湿的乱毛专注的写套卷,像是感觉到了什么,突的抬起头往这边看过来,两个人的目光就透过一条狭小的缝隙不期而遇。

周恺的眼睛还像赵钊彦那么多次看到的那样,黑莹莹的沉静如水,却比原来更加温柔明亮。

赵钊彦的眼睛也像周恺那么多次看到的那样,像是盛满了整个宇宙的星星,却多了原来没有的雀跃和坚定。

他们几乎是同时的在心里下了一个决心。

不要说出来,永远都不要说出来。

因为害怕失去你,所以永远都不要把“我喜欢你”这四个字说出口。

不如就做一辈子朋友吧。


11

高三开学第一个月,累得人仰马翻的众人等来的第一件大事居然不是月考,而是突然提前的高三篮球赛。

定在两个星期以后开赛的消息传出来以后,基本上大半个高三的男生都无心学习,十点晚自习结束以后抢篮球场已经成了常态,学校屡禁不止,索性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只要正常学习不受影响,一切好说。周恺身为七班的篮球扛把子,自然少不了被体育委员拉着哄骗了一番,也跟着他们放学去打球。往往打得一身汗,抬头一看手表已经转钟了,才急急忙忙回宿舍洗个澡换衣服睡觉。

这天周恺打完球回宿舍的时候居然看见赵钊彦一个人孤零零站在男寝门口,手机的荧光屏幕在黑夜里闪着冷冰冰的光。宿管大叔在宿舍门口左右徘徊,用审视的目光上上下下打量赵钊彦半天。

就是那么下意识的,周恺掏出手机看了一眼,十六个未接来电,全是赵钊彦。

坏了。周恺背好书包急急忙忙朝着赵钊彦跑过去,小兔子穿得少,夜里温度直降,冻得他指尖冰凉。周恺一把握住赵钊彦的指尖搓了几下,又问他:“出什么事儿了?”

“…我…今天能在你宿舍睡一晚上吗?”赵钊彦结结巴巴的开口,“我爸妈今天有点事情…家里没人。”

愣是没把怕黑两个字说出来。

周恺仔细琢磨了一会儿,又瞥了一眼被小兔子紧紧攥在手里的钥匙,顿时明白了大半:“你一个人怕啊?”

被周恺一点破赵钊彦顿时就开始脸红:“不不不不是…就是不太想一个人呆着,在学校外面吃了点宵夜就过来找你了…”

周恺被他红着脸狡辩的样子逗的发笑,使劲忍了忍憋住了,又伸出手去揉他脸:“赶快跟我进来吧,你这大晚上不得冷死了啊。”

跟周恺同宿舍的是个高一学弟,这个点早就睡得天昏地暗不省人事了,另外两个床位空着没人,就被堆放了各色教辅,花花绿绿的一大堆。周恺拿钥匙开了门,把书桌上的小台灯打开,有点微弱的LED灯光朦胧的照着桌上摊开写了一半的模拟卷。储物柜门半掩着,能看见里面塞了好几个篮球。周恺拿毛巾随意擦擦汗,又把浴室水温调好推着赵钊彦去洗澡,自己拿着笔在书桌前坐下,尝试去啃那道昨天想了半个小时也没想出来的物理力电综合题。

浴室水声刚刚响起来的时候周恺就已经开始放空了,狭小的宿舍空间被浴室里蒸出来热气弄得湿漉漉的,沐浴露的味道撩得他心痒。力电综合被彻底放弃,周恺站起来清理空着床铺上的书,摞起来往书桌上堆。刚清到一半,身后传来浴室门打开的吱呀声,赵钊彦趿着大半号的拖鞋出来,热气腾腾的,跟个刚出笼的包子似的。

比包子可瘦多了,周恺腹诽着,手里一抖差点把书哗啦啦撒了一地。

“你睡我这儿吧,我睡上铺去。”周恺把书放下来,拍拍自己床铺,“你应该不认床吧?”

赵钊彦摇头。

周恺又忍不住上手捏了他一把,然后他从衣柜里扯出一件蓝色的T恤转身进了浴室,赵钊彦就一个人窝在床上盯着上铺的床板发呆。

床单被子都是白色的蜡笔小新,赵钊彦实在是没想到这个人居然这么有童心。他把被子蒙在头上,不出意料的闻到了一股洗衣粉的香味。可能是碧浪也可能是雕牌的,这又让他想到刚认识的时候看周恺打篮球,他在进球后朝他露出的那个透着阳光香味的微笑。

周恺洗完出来的时候赵钊彦已经睡着了,呼吸平稳,对于男生来说长的过分的睫毛有时随着呼吸会轻轻的颤抖两下,然后又渐渐的趋于平静。周恺摊开右手,微弱的灯光下,自己手掌投下的阴影轻轻的覆盖在赵钊彦的脸上。

好像把他整个人都攥在了自己的手心里。



12

篮球赛开始的那天热闹的不行,激动的不只有即将要上场耍帅的一众男生们,更有精心准备很久的啦啦队和送水小分队。女孩子们一个个都早早围在场边,手里拿着班级批发的矿泉水和毛巾。七班的周恺、程靖淇,三班的孔令轩,六班的孙闻是被重点关注的对象,不少别班的女生都悄悄摸摸跑到这两个班的场地去想要一睹风采。赵钊彦和徐晨皓站在一起,穿过半个篮球场,看着坐在候场区面无表情的周恺。

“小胖呢?不来了?”听到裁判吹哨,双方队员出场握手,赵钊彦才意识到樊振东没来。

“他对这个哪有兴趣。”徐晨皓翻了个白眼,“在楼上找周老师问化学题呢,我就不懂他明明都懂有什么好问的,就是想跟周老师多呆会儿,没救了。”

“其实我对篮球了解也不多啊…小时候我爸妈都带着我打乒乓球的…”赵钊彦摸了摸鼻子,“篮球的规则我都不是很懂…”

徐晨皓颇有些惊讶的啊了一声,然后开始跟赵钊彦解释篮球比赛的规则,从抢篮板到罚球之类的讲的不亦乐乎。赵钊彦时不时点点头示意他自己在听,目光一直跟着场上穿着20号白色球衣的周恺。果然说人在认真的时候是最帅的,周恺刚进一球挥拳怒吼,虽说还是皱着眉头冷冰冰的样子,但是仍然在周围妹子们那里掀起了一阵小风波,尖叫声响成了一片。赵钊彦的心也跟着怦怦直跳,手心里居然出了汗。

周恺在球场上和平时学习的时候完全不一样,原来的冰冷疏离此刻都在汗水的挥洒中化成了温暖和张扬。带球过人,抢篮板,突破,每一个动作都行云流水圆融如意,进球后的怒吼,和队友的击掌拥抱,都显出花季的少年最热血、最意气风发的那一面。

真是…越来越喜欢他了。

中场休息的时候不断的有姑娘过来给周恺送水,无一例外的都被婉言谢绝了。周恺在一片闹哄哄的环境里居然拿着小册子在背语文,程靖淇忙着收各种妹子递来的水,甚至十分“好心”的帮周恺也收了一部分,然后就坐在周恺边上苦口婆心的说,人家妹子一片热心怎么能辜负呢。恰巧这时候又有个姑娘羞答答的递了水过来,周恺抬头看了一眼,短头发,睫毛很长,眉眼里居然有些像赵钊彦,只是长得更柔和些,少了点英气。

“谢谢。”简单的道了个谢,周恺收下了那个女生的水。

“我靠你开窍了?我说话这么管用?”程靖淇目瞪口呆。

“闭嘴,你离骚会背了吗。”

“…”

“那就别打扰我。”

“彦彦…那个周恺好像收女生的水了。”

“我看到了。”赵钊彦低着头琢磨脚下的一块小石头,胸口跟塞了棉花似的噎着难受。



13

再上场的时候,场上的比分已经到了23-24,七班落后一分,气氛就没刚才那么和谐了,还没开球就已经是剑拔弩张。赵钊彦紧张的看周恺带球过人,却半路被八班的校队体育生拦下,程靖淇在后场想来帮忙,无奈也被对方守得死死的,场面顿时焦灼起来。

“八班那个体育生球风可是出了名的坏,就喜欢仗着自己牛高马大的撞人堵人,虽说技术是还不错,但是连校队教练都不怎么喜欢他,周恺这回可得小心了。”徐晨皓皱着眉头分析场上形势,露出一副对八班体育生非常不屑的表情,“诶你知道吗咱们校队的教练,听说也兼任队医呢,人家都叫他神医…好像是北京体育大学毕业的,可厉害了……不是…这怎么回事…??”

尖锐的哨声把赵钊彦从走神里拉回来,场上乱成一团,周恺跃起扣篮的时候被对方直接拍到了眼睛,此时正蹲在篮板下捂着右眼。程靖淇差点跟八班的那个体育生打起来,被尹航眼疾手快拦住劝了半天。

赵钊彦看着周恺周围的人越围越多,渐渐的把周恺淹没在了人群里。嘈杂的声音全被他隔绝在外,脑子里只剩一片空白。

徐晨皓在旁边推他:“我靠那人真是不要脸居然直接上手了?你不去看看吗?!”

赵钊彦被他推的一个踉跄,想也没想,朝着人群的地方冲过去就开始往中心挤。他此时算是把打球时才有的一点儿狠劲全都使上了,凶得很,不一会儿就把挡在面前的人全往两边推开,径直穿过绕得紧密的一圈人挤到了周恺面前。

“周恺?!”他在周恺面前半蹲下来,伸出手去握他捂着眼睛的右手。

这两人在吵吵闹闹的环境里,被一圈看热闹的群众围在中间。尹航后来作为一个旁观者对周恺描述起那个时候,说你知道吗,跟言情小说里简直一模一样。男女主是整个故事的中心,周围的人全都像是被模糊处理过一样,只能在旁边看着这场盛大的,像是求婚仪式一样的场景。

“没事,打到了而已,一会儿就好。”周恺朝他安抚的笑笑,“你别在这儿呆着了,人多,先回去吧。”

“你说什么呢?!你都这样了我回哪儿去?!”赵钊彦被他气着了,刷的站起身来在人群里找了一圈,然后一眼就看到了那个穿着4号球衣的体育生。那人高他整整一个头,看起来身高直冲两米,壮得很,此时居然还在边上饶有兴趣的看热闹。

赵钊彦怒气冲冲的瞪了他两秒,火气蹭蹭蹭就往上冒,然后他居然冲上去,直直的照那人脸上捅了一拳头。4号被他猝不及防一拳打得往后一个踉跄,捂着半边脸,有点惊恐的看他。

“我知道你是故意的。”赵钊彦说,“我警告你,你别想在周…我们班人身上耍什么下三滥的招数。”

一旁的尹航被吓得一愣,被他扯着的程靖淇也有点懵,包括他俩在内,在场的大多数人都绝不会想到,那个平常看起来安静害羞的男孩子,生起气来居然这么暴躁。

最后还是八班的班长站出来主动道了歉并且宣布这场比赛认输,围着的一圈人才慢慢散了。尹航把程靖淇和徐晨皓都拉走了,就留下赵钊彦带着周恺往医务室去。

“真没事吗?”冷静下来的赵钊彦侧过身子去看周恺的右眼,眼球上带了血丝,红红的很有些吓人。

“真没事…你手不疼吗。”周恺伸手握住他砸得有点青紫色的右手揉揉,“你下次别那么冲动了,教导主任肯定会找他的,为这个人渣这么生气,不值得。”

赵钊彦沉默着点点头,再开口的时候声音里已经带了哭腔。

“周恺,我宁肯不要我们班是冠军,我就想要你好好的。”

————————————————————————————————

终于把篮球赛这个写出来了……虽然觉得挺渣的没写出来。

篮球赛这个也算是我的亲身经历吧,只可惜当时跟言情剧男女主一样被众人围着的是我暗恋的那个男生和他女朋友,我就是人群外围拿着水瓶好像被全世界抛弃的路人甲…连女二都排不上的那种qwq

不过恺彦怎么样都是要甜甜甜的!

顺便表白一下去年韩国公开赛盐一脸的彦彦……太帅了想装在书包里带回家qwq

ps:征集一下校园系列的总文题?我下次直接打在tag里就比较方便找了…


评论(8)
热度(97)

© 销云霁雨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