销云霁雨_

你有万种风情,我却只得其一。

【旭航】情敌(下)

爆字数了

希望两位蒸煮继续大力搞事,每天没事就互相多想想,晚上回去多酱酱酿酿一会儿,在下实在是感激不尽。

OOC都是我的。

前文戳→              痒                情敌(上)

————————————————————————————————

1

曾经有人提出过这样一个理论。

当你和一个人熟悉起来以后,他就会比以往更多的出现在你的视野里。宋旭觉得这句话实在太有道理了。打球的时候他会看见刚好也在上体育课,窝在体育馆里打乒乓球的尹航;周一升旗的时候他会看见趁国旗下讲话时发呆的尹航:吃早餐的时候他会看见坐在隔好几桌那边叼着半根油条,开着很大声音玩游戏的尹航;放学路上他会看见戴着耳机一边哼歌一边挑教辅的尹航;甚至周末在大礼堂自习的时候,他随便一抬头,就能一眼看到黑压压的自习人群中啃着手指甲写模拟卷的尹航。

原来怎么没这样频繁的看到他呢,宋旭想。

可是宋旭突然觉得自己可能有情敌了。

因为每次看到尹航的时候,一定会在他方圆五米以内找到程靖淇的身影。

2

距离高考还有不到170天的时候,程靖淇向学校请了长假。

有一天尹航突然收到程靖淇发来的微信,是发在他们小团体的微信群里的。那是一张香港某所大学的预录通知书,程靖淇大大咧咧的说,对方看中了他超人的计算机天赋,打算对他特招。这会儿他正站在紫荆花雕像面前吃章鱼小丸子,用另一只手艰难地给他们敲消息。

兄弟们无不例外的酸了一阵子,发了各种上自习睡着的人的黑照和堆积如山的教辅资料来显示高三学习的痛苦。程靖淇发了一张自己在阳台上开开心心手撕金考卷五年高考三年模拟重难点手册的照片,遭到了众人的轰炸式嘲讽。

闹得正开心的时候程靖淇突然发了一条链接,点开以后是个视频,BGM是樊振东尹航徐晨皓几个不知何年何月发在唱吧上的《兄弟》。视频把他们小分队三年来春游运动会的各种小视频和照片剪在一起,当然也没放过各种黑照和表情包。视频最后一段是程靖淇在首都机场起飞前匆匆录的,祝兄弟们都考上好大学,等他放假回来,给他们带香港能买到的最好的化妆品送女朋友。

气氛一温情起来几个大老爷们儿就都不好意思了,群里片刻一阵诡异的安静。

尹航觉得心里有点难受,他和程靖淇认识六年,从初二开始组的淇航组合,吉他加合唱让他俩几乎成了全校知名人物。那时程靖淇忙着收全校各班各年级女孩送来的情书和巧克力,在成为中央空调的路上一去不复返。尹航则扎堆在男生群里,带着一口东北腔和一身东北老大爷的气质,被送了个“航大爷”的外号。

六年的兄弟啊。

尹航明白得很,过个三四年的,程靖淇会和他们走上截然不同的路。大家成年以后会是什么样子,谁又知道,谁又能保证什么呢?

3

樊振东突然发了天大的神经,提出中午请尹航去吃火锅。

“我有重要的事找航哥商量,”樊振东抬起小胖脸看着周围满脸期待的周恺赵钊彦徐晨皓,“委屈你们今天中午自己解决吧。”

徐晨皓翻了个白眼。

火锅热气冒起来的时候,樊振东忙着在锅里捞鹌鹑蛋。尹航把手边的漏勺递给他,问他:“你要问我什么啊。”

樊振东把嘴里的鹌鹑蛋咽下去,然后放下筷子,用特别认真的神情看着尹航:“…航哥,你为什么没有和靖淇哥在一起?”

尹航闻言差点把喝了一半的大麦茶喷在樊振东脸上。

“你为什么会觉得我们俩会在一起??”

“因为你们关系好啊,总是形影不离的…”樊振东有点委屈,“而且我们几个里面你们俩关系最好…”

尹航默默吃了一口涮羊肉。

“朋友和喜欢的人是不一样的啊…说了你也不懂,你告诉我你干嘛突然问这个。”

樊振东犹豫了好久,然后掏出手机给尹航看了个东西。

qq的悄悄话记录。

这小子终于忍不住了。

4

那天樊振东翻来覆去到三点钟,没睡着。

他在做一个决定。

又翻了将近半个小时,他泄气一样的拿起手机手机打开QQ,点了那个1/1分组里灰着的头像,悄悄话,敲了一句在心里说了无数次的话。

【周雨,我喜欢你。】

反正就要高考了,毕业了以后估计也再见不到了,怕什么。

过了不到10分钟,周雨回复了他。

【…好好高考。化学考满分,总分上640,我可以考虑和你谈谈这件事。】

樊振东吓得差点把手机扔出去。

…难道他知道我是谁?

【老师你知道我是谁??】

【全班化学能考满分的,你说是谁?】

片刻以后,周雨又回了一条消息。

【如果毕业两个月以后,你还觉得你喜欢我,你可以回来找我。】

5

尹航仔细看了看对话时间,三天前。

昨天的化学突击考试樊振东拿了满分。

6

“航哥你说…周老师最后那句话什么意思啊…”樊振东看起来更委屈了。

尹航叹了口气把手机还给樊振东,默默夹了一块黄瓜啃起来。

“小胖,你知道朋友和喜欢的人最大的区别在哪里吗?”

樊振东摇头。

“大程老喜欢到处撩妹,我一点都不会因为这感到有多难受,相反的,我大概会往死里笑他,反正他怂得很。可是宋旭不一样啊,我前几天看到高二那个级花的时候,虽然我特别不想承认,但是事实是我想掐死她的心都有了。”尹航拿着漏勺舀了一点肉起来,神色平静,“我总是会不经意的把我和他身边的人做一些无谓的比较,然后得出自己一无是处的结论。小胖,你看到周老师的时候,有没有无意中想要表现自己?”

樊振东忙不迭的点头。

“那不就是了吗。我喜欢宋旭,所以在你们面前我那东北汉子的一面,我从来不敢在他面前表现出来。我只想让他看到那个喜欢唱歌喜欢吉他的我。…反正,我只想让我在他心里,永远是最好的样子。”

7

高三元调以前的最后一次大型节日只剩元旦了,学校特批了跨年那天下午半天的高三联欢,文艺部花了整整一个星期筛选高三报上来的节目。唱歌的跳舞的应有尽有,甚至还有花样溜溜球和魔方的节目。

宋旭特地留意了高三七班报上来的节目单,没有尹航的。

于是他拉住了那个来送节目单的妹子,装作很不经意的问了一句:“诶…我听说你们班有个叫尹航的学长唱歌特别好听?他…没报节目吗?”

那妹子想了一下回答说:“你说航大爷啊…他原来是报了的。前几天打算和他搭档节目的那个人去香港留学了…他又把节目消了。”

说着那妹子把报名表倒过来,指了指上面的一排修正带涂掉的字。

“航大爷这几天心情都不太好。”那妹子补了一句,“…打铃了我去上课了啊,学弟你们加油!高三学姐学长们会记住你们的!”

宋旭目送那姑娘飞奔回高三教学楼,莫名其妙的心里烦躁。尹航那个原本的搭档,他不用猜都想得到是谁。修正带涂掉的字逆着光看得很清楚,尹航程靖淇名字挨在一起,后面跟着歌名,我想大声告诉你。

宋旭撑着脑袋看着外面发呆。

总有人一举一动一颦一笑都牵着你的心,他的一个眼神,一个动作,可能就是不经意的一句话一个行为,可以让你开心一整天也可以让你难过一整天。然而他还可恨的不自知,而你又可恨的还是那样给自己找虐。

就像飞蛾扑火一样,即使会灰飞烟灭,也要贪恋片刻的温暖。

宋旭开门往外走了几步,靠着综合楼的栏杆看高三教学楼。正对他们文艺部这间教室的就是高三七班,宋旭刚好可以看到靠窗坐的尹航。后者正在愉快的打着瞌睡,拿左手撑着头以为自己很隐蔽,殊不知不断的点头的动作已经出卖了他的困意。又一次脑袋从撑着的手上掉下去的时候,尹航清醒了,用一种几近放弃的懵懵的神情看着笔记本上歪歪扭扭跟喝了假酒一样的字体。

宋旭在这边噗嗤笑出声,怎么这么可爱,到底谁才是年纪比较大的那个啊。

手机突然震了一下,宋旭掏出手机看,是倒计时更新了。

离尹航参加高考还有整整160天。

宋旭把手机揣进荷包里,在心里默念。撑过这160天,等他高考一结束,我就要去告白。

怕什么呢?反正毕业以后,谁也见不到谁了。

8

“接下来是高三组的最后一个节目,来自高三十二班的大合唱,大家请掌声欢迎!”

宋旭坐在后台手心冒汗,外头高三十二班在合唱骊歌,而他抱着尹航平常常用的那把吉他在候场。凭着文艺部部长的身份,他请人给了他一个节目的名额,放在所有节目的最后一个。

他已经在这里坐了很久了,从第一个节目开始就一直在后台坐着。他的这个位置可以看到外面的观众席,灯光很昏暗,可他几乎又是一眼就看到了尹航。尹航从联欢开始以后就没有认真看过节目,要么是在底下写卷子,要么就是靠在旁边人肩膀上玩手机。空隙里有时候抬头扫过舞台的时候目光冷漠,看不出任何兴奋的表情。

在想程靖淇吗?

“接下来,我们有一位高二的学弟申请了一个节目名额,请大家期待他带来的表演。”

宋旭把目光从尹航身上移开,提着吉他上了场,坐在舞台中心的小板凳上,调音,深呼吸。

帷幕拉开了,灯光照在他身上,有点刺眼。

“这首歌想唱给一个我在乎的人。”

为了见你一面

我会愿意

赤足走过千里雪地

大胆的爱

总要小心翼翼

我要屏住呼吸

心动的过程只是一刻

要誓死坚持谈何容易

身边的名字来来去去

闭上眼睛都是你

我的温柔

我的热情

我的脆弱

我的敏感细腻

从今天到以后

只会为你美丽

我的遗憾和一切错误

只为了今天跟你在一起

你微笑

看着我

我耐心等待你回应

我的温柔

我的热情

我的脆弱

我的敏感细腻

没有你的共鸣

又有什么意思

我的情感

我一切情绪

刹那汇聚成海成云成雨

沾上你的轮廓

为一个吻至死不渝

为了你

唱歌这种东西,最怕人动真感情。带了感情的歌声和一场盛大的交响乐会一样,给人的感觉远远不止是震撼,还有心灵的共鸣。

第一排有学姐上来给宋旭送花,宋旭有点害羞的接过,目光扫过最后一排的尹航,后者仍然低着头玩手机,白色的荧光打在他脸上,一片模糊。

宋旭手一抖,吉他差点摔在地上。

9

“航哥,宋旭上台唱歌了,你不看看吗…”

“……我不能抬头。”

樊振东听见尹航的声音在细微的颤抖,他侧过头仔细端详尹航的脸。

“…航…航哥…你没事吧…”

“我没事。小胖,帮我借两张餐巾纸。”

樊振东回头找坐在后面的周恺借纸,尹航收起手机抬头,刚好看见宋旭转身下台。舞台绚烂的灯光打在他脸上,两条泪痕很清晰的反光。

他低头把脸埋在手掌里,感觉有温热的液体汩汩地刷过掌心。

10

好的学校通常是这样,在高考前三个月,班上的同学越走越少。特招的特招,出国的出国,最后剩下的那些人,守着半个班的空桌子过完最后这一百天,然后去接受高考的审判。

百日誓师那天晚上尹航喝醉了。

由于入学时间比普通人晚半年,尹航三个月前就过了十八岁生日。虽说未成年绝对不能成为这群青春期荷尔蒙无处宣泄的高三狗不沾酒的理由,但是这还是尹航第一次喝醉到神志不清。樊振东和徐晨皓一路架着胡言乱语的尹航往车站移动,一边思考怎么把醉成烂泥的人带进宿舍还不被宿管发现。

刚想着尹航手机突然响了,声音很大把几个人都吓了一跳。徐晨皓伸手把尹航手机从他衣兜里掏出来,一看来电显示,宋旭,一下傻了。

“…这这这接不接啊…”徐晨皓把手机伸过去给几个人看,问道。

樊振东咬咬牙说:“接!”

然后他按了接听。

“…喂?”

“航哥你怎么……你谁?”那边宋旭开口想问尹航这么晚怎么还不回宿舍,突然听见樊振东的声音硬生生止住话头,再开口声音里已经没那么友善,“尹航手机怎么在你手上?”

樊振东心想又不是被我劫了这么凶干嘛啊,“我是樊振东…航哥喝醉了,我们现在可能进不去宿舍大门,你能不能想个办法把我们弄进去…就当帮航哥一个忙?”

电话那头沉默了一下,宋旭好像去翻了点什么东西出来。然后他重新接起电话说:“我等会儿跟门卫说你们是文艺部出去买器材的,搭车搭错方向了,你们十点半以前回宿舍门卫会放你们进来的。”

“谢了。”樊振东赶忙道了个谢,伸手捞了一把快从自己身上掉下去的尹航,“那个…还要拜托你一件事,航哥室友不在,能不能麻烦你今天晚上照顾一下他?明天我们帮他请假。”

“…没问题。”

11

樊振东扛着人进了门禁的时候已经累的快不行了,尹航整个人挂在他身上,看样子估计都快睡着了。宋旭站在高二宿舍门口玩手机,看见樊振东进门三步并作两步跑过来把尹航接下。

宋旭舍友是个富二代,在外面租了公寓,基本就没回来过。宋旭把尹航扔到空着的那张床上然后转身去找毛巾,打算先给人擦把脸。尹航的脸红得吓人,跟烧起来似的发着烫,宋旭把毛巾打湿盖在人脸上揉了几下,隔着被冷水浸湿的毛巾都能感受到那人脸颊上的热气,感叹一句明明都是成年的人了还一点不知道照顾自己。就这么捂了一会儿,冷毛巾也沾了热气,宋旭拿开毛巾摸摸尹航的脸,还是烫的。

离开家这么些年,照顾自己是学会了,照顾别人这还是生平头一次,更何况还是个喝醉了的人。宋旭嘟囔一句傻子,起身准备去搓毛巾,却冷不丁被尹航一把抓住了手腕,力气大得吓人。

“嘿嘿…真是你啊…”宋旭回头看尹航,那人这会儿清醒了点,正扯着他手对着他傻笑。

真是可爱得过分了,宋旭愤愤的想。

“他们都走了,你知道吗。”

尹航突然不笑了,还是扯着他,瞪着一双眼睛,竟然看着看着就要哭出来。

“程靖淇走了,赖佳新也走了,小胖考了A大的自主招生,还有好多一起同班这么久的,都要走了。”

“宋旭,你是不是也要离开我了?”

尹航攥着宋旭的手越发用力,硌得宋旭手腕生疼。宋旭弯下腰拿另一只手抵住尹航的脸,还是烫的,糊里糊涂。他安抚性的揉揉尹航半眯着的眼睛说:“航哥,我不走。”

你在这里,我还能去哪里。

尹航又盯了他半天,突然伸出手扣住宋旭的后脑勺,用了狠劲把他的脑袋扯下来。宋旭感觉到一阵浓烈的酒精味道从他的唇舌处直直窜上大脑,炸开成一片刺激性的电流,成功让他的脑子死了机。

尹航亲了他。

这个认识让他的心脏几乎停跳。

———————————————————————————————

好啦,预告一下,元旦应该有番外小甜饼x

你们!快!评!论!我!啊!我就想唠嗑儿…

勤奋的我何时能拿到驾校的录取通知书呢…

最后的最后,八一决赛加油啊> <

评论(33)
热度(150)

© 销云霁雨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