销云霁雨_

你有万种风情,我却只得其一。

【旭航】痒

程靖淇勾着樊振东的脖子看着不远处挨在一起的两个人,很是有些难受的捂住了眼睛。怎么办,太辣眼睛了。

也不知道校领导发了什么神经突发奇想要求全校统一照相,据说是要做新的学生证。下午两三点正是犯困的时候,尹航被樊振东拍醒的时候一脸迷糊,讲台上秃顶的老师正唾沫横飞的讲解一道光合作用综合应用题,黑板正上方的指针显示还有两三分钟就要打下课铃了。

尹航伸过头去一看,樊振东摊在桌上的笔记本这一面一片空白,最后一行记着的还是上节课讲的神经调节。 尹航心想成啊,万年乖宝宝好学生居然都不记笔记了?再抬头一看课表顿时明白了。下节课就轮到他们班照相,而下节课又恰好是周雨教的化学。

得,这下好了,这祖宗又要颓一下午了。

高三生活过了快半年,每个人都或先或后的进了瓶颈时期,和尹航樊振东同班的已经有好几个请了长假回家没再来过。尹航这几天也烦躁得很,解数学那几道反反复复的圆锥曲线立体几何导函数让他动不动就有撂下不干的冲动。中午别人午休的时候,基本上尹航就会溜出教室,跑到另外一栋教学楼的文艺部活动室里,调好吉他窝着唱会儿歌。

其实说起来,这奇奇怪怪的习惯一直被他保留着,还有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因为宋旭。

宋旭是文艺部的部长,小他一届。俩人认识的时候宋旭刚进高中,留着个乖乖的妹妹头,脸圆圆的带着怎么看也消不掉的婴儿肥,所以尹航当时打死也不相信宋旭只比自己小一岁。自从尹航养成了中午跑出来唱歌的习惯以后,宋旭就常常坐在他边上,或者安安静静的听,或者跟他和声。久而久之,每天中午活动室似乎已经成了心照不宣的约定,也成了尹航撑过高三的最大动力。

哦,大概忘了交代,尹航,性别男,爱好男。因为这事儿他没少被几个兄弟调侃,尤其是看着挺乖实际上嘴欠得不行的张煜东,每次都把尹航怼得恨不得抬手给他俩大耳刮子。

不过尹航对付他有一套,扔给隔壁班的孙闻就行了。

打了铃尹航随手抽了一张没做的数学卷子带着下楼,想着趁排队的时候写几笔,免得晚上熬夜赶作业到十二点,第二天又困得连睡一上午。赵钊彦和周恺窝在一起讲悄悄话,时不时往尹航这边看几眼。樊振东因为化学课被冲掉正皱着一张脸跟尹航大发牢骚,排在稍微前面一些的程靖淇朱霖峰几个聊昨天晚上的球赛聊得热火朝天手舞足蹈,再往前一点就是前一个班的。孙闻在里面拍照,因为不笑被摄影师好几次要求重拍,张煜东站在摄影棚外边狠狠的嘲笑了他一番。死气沉沉了好几个月,这热热闹闹的场景还真让尹航有点不太习惯。

樊振东又靠在他旁边的栏杆上唉声叹气,尹航翻给他一个巨大的白眼,低头开始对付手上的高考模拟题。刚写了几个字,樊振东就捅了他一下,朝着隔壁的高二摄影棚挤眉弄眼。

尹航侧过头一看,就看到了正在拍照的宋旭。

宋旭班上上节是体育课 ,刚踢完球穿着球衣球鞋就来照相,头上还戴着个蓝白配色的李宁发带。从尹航的视角看过去,甚至可以清晰的看见他的后脖颈还在淌汗,把后脑勺一片头发濡湿成一撮一撮的。被摄影师叫到要求微笑,尹航好像看见宋旭往自己这边瞟了一眼,然后抿起嘴巴露出一个腼腆的微笑。
心如擂鼓。

尹航暗暗在心里骂娘,这家伙总能分分钟把自己搞得跟个初恋的小姑娘似的。

“看入迷了啊都,没想到尹航你喜欢这样儿的,看来兄弟我以前操那么多心都白瞎了。”程靖淇过来一把勾住尹航的脖子,“你这眼神人家没看出点什么来才是有鬼,我跟你赌人家肯定是直男,你干脆喜欢我算了,我多好啊你看咱俩不还组过淇航组合…”

话还没说完,几个人就看见宋旭照完相从摄影棚出来,拐了个弯直直朝尹航这边走过来。程靖淇干咳一声把手从尹航肩膀上拿开,然后一把搂住站在边上的樊振东,推推搡搡往周恺和赵钊彦那边靠过去了。

“航哥…”宋旭在尹航面前站定,刘海湿漉漉的贴在额头上。小孩儿伸手在裤兜里掏了半天,掏出一张叠起来的纸递给尹航,“那个…我刚才打球出了挺多汗的,我怕遇见你我又没带,就一直随身揣着…可能有点儿弄湿了。”

尹航伸手接过叠得整整齐齐的活页纸,捏在手心里确实带着微微的湿意。水性笔的痕迹被水晕开透到纸的另一面,可以看得出字迹被反反复复的修改过很多遍。

“吉他谱…?你写的?”尹航飞快的从头到尾扫了一眼,对宋旭的谱曲水平表示了赞叹,“…诶你觉得这里改成一下是不是更好?”

“哪儿?”宋旭把头凑过来挨在尹航边上。

“…我靠刚刚是不是说了我赌这学弟是直的,我现在收回来的及吗。”站在不远处偷偷观察的程靖淇难过的捂住了眼睛,“这俩要真成了我们以后的日子会很难过的啊小胖儿,眼睛估计得瞎成昕哥那样儿的。”

樊振东跟他翻了个白眼。

尹航是侧着身靠在栏杆上看吉他谱的,一只脚还踩在栏杆的基座上,即便如此,也只比宋旭堪堪高出一绺发尖儿。宋旭凑过来的时候,非常顺手的用左手撑住了栏杆,接近一米八的个子整个人就直接把尹航圈在了自己手臂和墙的中间。

“我写的时候就觉得这里挺不顺的,你看看如果在这里空一拍…哎…”

话说到一半俩人都愣了,宋旭实在出汗出得厉害,鬓角上一滴汗直直的就砸在尹航小臂上。谁也没随身带餐巾纸的习惯,宋旭干脆直接伸手握住尹航的那一截小臂,大拇指指腹用了点力在那块皮肤上抹了一把,权当是就把汗给抹干净了。

他这一动作不要紧,尹航登时感觉被摩擦过的那片皮肤像被电烙铁烫过似的火辣辣的烧了起来,热量以那一点为中心迅速蔓延到全身,甚至有细微的过电感,成功把他整个左半边身子搞得一片酥麻。

尹航觉得自己可能触电了。

可能是宋旭的气息太具有侵略性,尹航算是本能的轻轻挣了一下。

宋旭的眼神几近明显的暗了下去。

随后他迅速的松开手,重新点上刚刚被尹航指出有不妥的地方,快速地丢出几个修改意见。尹航嗯嗯啊啊的应着,实际上脑子里一片模糊,什么都没有听进去。直到宋旭的同班同学喊他继续去踢球,尹航才回过神。小孩儿迅速回头对着喊他的答应一声,然后轻轻扯了扯尹航的袖子。

“航哥,我先走了,谱子我再跟部里那几个姑娘讨论一下,中午我再来找你。”

说着他倾过身子,有意无意的挡住了程靖淇投过来的视线,伏在尹航耳边说了句什么。

远处的程靖淇在心里骂了句我靠,这小子别是把自己当情敌了吧。这叫什么?撩哥们儿不成反被记仇?心好累。

等宋旭走远程靖淇又偷偷蹭了过来,大喇喇的拿着吉他谱好一番观摩。“嗬,这什么啊,曲谱啊…情非得已??这写给你的?”程靖淇把曲谱来来回回看了一遍,又一脸凝重的勾住尹航的肩膀,“我说尹航,咱俩是兄弟吧,你跟我说实话,你俩真没什么?我就看他刚刚看我那眼神跟看情敌可没什么两样。还有一百多天可就高考了,你可得好好想清楚。”

尹航嗯了一声没说话,又抬起右手轻轻碰了一下宋旭刚刚蹭过的那块皮肤。

烫的。                         

————————————————————————

真是小学生文笔…不知道有没有把那种青春期的悸动写出来一星半点。
只是想磕点儿糖…怎么就写不出来呢…哭唧唧。

年龄差的问题这个设定就忽略一下吧…
预计写成一个校园AU的小短篇系列,以此来表示我对旭哥乒超一场都没上的怨念…

评论(28)
热度(134)

© 销云霁雨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