销云霁雨_

你有万种风情,我却只得其一。

【昕博】无章

*高亮 第一人称视角
*情绪上升真人
*十一月混更

庆功宴结束,众人都没什么酒量,几杯啤酒下肚,各个都带了些醉意,东倒西歪的搀着出了餐厅门。一大群喝得脸颊飞红的大老爷们儿挤成一团在寒风里站了半天,才想起来手机上显示的时间已经过了十二点,这才各自打了招呼分道扬镳。
龙队喝得最多,连拉带拽的被科哥拖走了。周雨被樊振东孔令轩林高远几个人围着闹要去KTV,被路过的马琳狠狠照着脑袋各敲了一记,就裹成一堆嘻嘻哈哈的跟着稍微清醒一点的陈玘朝马路中央晃荡过去,准备各自拼车回家。邱叔酒量好,i很清醒的跟我嘘寒问暖了一会儿就裹了下外套说有点冷,我推他一把说,叔你还是快点回去吧,这么晚嫂子该担心了。他嗯嗯嗯了半天,又叮嘱我快点回去,才转身慢悠悠的往公交车站的方向走过去。后来又有几个年纪小一些的过来,说了几句博哥加油之类的话,我晕晕乎乎的也没听个明白,道了谢以后目送着那几个也互相打了招呼,朝着不同的方向走了。就这么热热闹闹不清不楚的弄了大半个小时,最后就剩我跟许昕两个人孤零零的站在餐厅门口的一大片空停车场上。
我斜着眼睛瞄了一眼许昕那边,那人套着一件单薄的连帽衫,戴着那个斯斯文文的黑框眼镜,此时正低着头玩手机。真的忒坏这个人,我暗自腹诽。看他的脸色根本就没喝多少,刚刚挤在一堆人里怎么就没看出来这家伙逃了那么多灌给他的啤酒,够心机。
“你怎么还不走啊许瞎子。”
那人闻声收起手机,朝这边看过来。
我觉得我大概也要瞎了,眼前一片模糊,看不清许昕脸上究竟什么表情。
“我看看你呗,方博儿。”
他这话跟一说出来,我酒就醒了大半。再加上夜晚的冷风一吹,原本混沌得跟浆糊似的脑子居然清醒了起来。
浪的很,这人。
还没等我把头脑里杂乱的思绪理清楚好好回答他一句,那边手机铃就响了。许昕低头看了一眼,很利落的划了接听,背过身去接电话。
我找了辆便宜点的车靠着,也按开手机屏幕登了微博随手点几个赞,心思却完全没在这上面。许昕声音压得忒低,我只能含含糊糊听见几句马上回,注意安全之类的话,想也不用想,八成是姚彦姐的电话。
想着那边许昕拿着电话还没挂,回头跟我招了招手比个口型,说他走了。没走几步对面就迎上来一个裹着黑色羽绒服的影子,捂得严严实实的,手里还抱了一件大一号的,直接往许昕身上扔过去。
“我跟你讲要是下次你就直接冻死吧。”黑色羽绒服把大帽子掀开,露出一张熟悉的脸来。
“诶方博儿?好久不见!”姚彦姐绕过许昕朝我看过来,挺热情的打招呼,我也挺热情的回应她,然后指指脑袋示意自己刚刚喝了酒,脑子不太清醒,说错什么话的话理解一下。
实际上我清醒的很。
姚彦姐点点头表示理解,又看着许昕慢悠悠把羽绒服套上了,就挥挥手说,那我们先走啦。
我点头,也挥手。
许昕揽了姚彦姐肩膀絮絮叨叨的说下次别出来乱跑被认出来怎么办冻着了怎么办,一边说着一边顺着邱叔刚才走的那个方向去了。我锁了手机目送他们离开,一直到看不见了,才站直身子朝着相反的方向荡过去。
走了没多久居然走到江边,夜晚风大,我穿的也不多,江风一吹连打了几个喷嚏,心想着明天一起来绝对又得感冒。靠着临江走道的护栏又自由自在的吹了会儿风,突然心里就生出一种漂泊异乡的游子情怀来,像是回到了刚刚学球的时候远走他乡离开爸妈的日子。掏出手机看了看许久没联系但是仍然高高挂在联系人第一位的两个电话号码,鼻子一酸,眼泪居然下来了。
按了拨打,滴滴声没响一会儿,那边就接起来了。妈妈带着浓浓的荆楚气息的普通话在那边响起来,言语里是说不出的惊喜。我抿着嘴不想说话,怕她听出来我的哭腔。
挂之前她沉默了一会儿,说,崽儿啊,对自己好点,别太苛刻自己了。
我说,嗯,眼泪又大滴大滴的往下掉。
挂了电话又靠着栏杆坐了一会儿,我还是找了条路回家。洗了个热水澡,裹在被子里,睁着眼睛死都睡不着。
好累。

妈,我真的想家了。

评论(7)
热度(23)

© 销云霁雨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