销云霁雨_

你有万种风情,我却只得其一。

悲剧——就是把最美好的东西毁灭给人看。
哈破在我心里永远都不会是HE,因为我心里最美好的东西已经离开了。

归去来:

(图源微博,作者见水印,侵删)

hp结局后一个月,看到罗琳在“十九年后”里提到的,乔治和安吉丽娜的儿子也叫弗雷德,我才如同大梦方醒,真正接受弗雷德已经不在世间这个事实。

hp七部曲罗琳杀过那么多人,我为小天狼星哭过、为邓校哭过、为多比哭过、为斯内普教授哭过。但在最爱的双子之一陨落的一瞬,我却只觉不痛不痒,没有眼泪。或许是因为他们带来的欢笑太多,如同划破夜幕的双子星一般的溢彩流光,即使是死生无常的阴霾也无法遮住。又或许,韦斯莱双子两人一体,那是如此相像的两个躯壳和灵魂,看到乔治的面孔仿佛觉得弗雷德仍未离去。

直到我知道了战后十九年里乔治未曾真正释怀过,迟到许久的眼泪才在一瞬间肆虐横流。我终于不再逃避,终于坦白承认弗雷德真的离去了,再转头回看过去岁月间隙里他那嚣张明亮的笑脸,多么稀松平常又多么奢侈,就如那年刺破乌姆里奇统治下灰暗天空的万千烟花,因为它灿烂无比,因为它转瞬即逝一去不回。

我不敢去想,乔治这十九年来的踽踽独行该有多艰难,身边所有的所有——共同成长的家园,共同经营的商店,甚至是朝夕相对的家人,都在提醒他记起那个他曾拥有过的人,那个透支掉他所有快乐记忆的人,那个他永远失去的人。

这条路上本该有两个人并肩同行。

或许乔治在看到安吉丽娜时,偶尔会晃神,忆起那晚舞会和她相拥而舞的少年。灯光昏黄,乐曲旖旎,并不熟练的舞步摇摇晃晃。红发少年敛起了他一贯幼稚的嬉皮笑脸,竟是意外的英俊和风度翩翩,那年轻的、青涩的、无法更熟悉的蜜色脸庞,凝固成流光岁月里最温柔的一抹琥珀。

或许乔治总有一天能脱口而出他儿子的名字而不再哽咽了喉咙。

或许魔法相框里那个少年依然还在和他拌嘴吵架,只是再也不会变老了。

有人说,乔治是在替弗雷德过完余生,他一个人的生命要承担两个灵魂的重量。我不愿这么想,留下的人总要承担更多,这样的事实是否太过残忍。我更希望,乔治的一部分随弗雷德死去了,弗雷德的一部分却随乔治永远的活了下来。

评论
热度(27)
  1. 销云霁雨_金瓯无缺 转载了此图片
    悲剧——就是把最美好的东西毁灭给人看。哈破在我心里永远都不会是HE,因为我心里最美好的东西已经离开了

© 销云霁雨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