销云霁雨_

你有万种风情,我却只得其一。

【楼诚衍生/蔺靖】皑皑(一)

下雪了。

这新帝登基以来,梁国的第一场雪。只是如今竟无人有闲心赏这雪景,整个金陵,上至王公贵族,下至贩夫走卒,皆是一副忙碌的神情。街头巷尾,邻里街坊,热热闹闹议论的只有一件事情——

大梁的新帝要选妃了。

这是金陵皇城里的一座偏殿,门外虽是天寒地冻,但只要略微靠近,便周遭可以感觉到一股暖意。门外立着两个宫女,都穿着鹅黄色的小袄,面容清秀,细细看去,眉眼间竟有些许相似,似是与一般宫女有些不同。当前来报信的小黄门从一尺多深的雪地里深一脚浅一脚地走过来的时候,被偏殿里溢出来的暖气和茶香一熏,竟生出几分醉意来。

“公公,可有什么事情禀报殿下的吗?”烟雨有些好笑的看着这个新来的小太监,后者被她这话一点,才发现自己浑浑噩噩间已经踏进了偏殿,吓得浑身一股冷汗冒了出来,说话都有些结巴了。“陛…陛下…太后有事相商,请陛下往后宫去一趟…”战战兢兢地说明了来意,小黄门这才敢微微抬起眼,去瞧坐在面前的两个人。

左手边上位,坐着的就是一身红色常服的当朝新帝萧景琰,眉若飞刃,眼若星辰,久经沙场的坚韧与铁血中暗含着一股儒雅与深沉,眉宇间净是浩然轩昂之正气。右手边的下位坐着一个身着氅衣的年轻人,若不是小黄门认识这人,恐怕会以为他比皇上还要年轻几分。这位蔺晨蔺公子乃是近几年来京城里的红人,小黄门虽然入京做事不久,但对这蔺公子的名声早有耳闻。蔺晨是原来金陵传奇人物梅长苏的旧友,自梅长苏经历沙场病情恶化后,便托蔺晨来京中辅佐。心中微微一动,小黄门便明白今日很难请动陛下起驾后宫了,宫里的前辈有照拂他的,可都已经对他说过,若是梁帝和这位蔺公子议事,只怕是连太后都请不动他的。

果不其然,小黄门听见萧景琰答道:“你去回禀太后,说朕有要事与先生商量,请她先等候一会儿,朕马上就去。”

小黄门唯唯诺诺的退了出去。

“陛下可莫为蔺晨误了选妃的大事…”蔺晨拢了拢身上的氅衣,饶有兴味的看着对面的皇帝。萧景琰也不理会他,右手平稳的向茶盘里的茶盏中添了些热水。

“先生莫非也以为选妃当是大事?”看着茶盏里细长的茶叶由干枯变得舒卷,逐渐透出嫩绿来,萧景琰这才心满意足的抬头去看自己对面坐着的蔺晨,“于我,倒不如在先生这里泡茶来的舒服畅快。”

蔺晨眯起眼睛打量了一会儿萧景琰,又低头去看他刚刚沏的一壶新茶。

“你心绪不宁,这壶茶,远远未及你应有的水准。”

说罢,蔺晨收起手里的折扇,从团蒲上站起身来,脸上依然挂着意味不明的浅笑。

萧景琰随他站起来,环顾了一下这间陈设简单的偏殿。这座叫做桃花坞的偏殿,本是梁国旧帝所设的一处暖阁,蔺晨进宫后,不知怎么的就相中了这地处偏僻的行宫,硬是缠着萧景琰给他把这里重新整修一遍,将先帝的所有陈设一应更换,只留下这正中的方桌供他日常沏茶。萧景琰给他的宫人,他也只常在殿外使唤,除了萧景琰和他从琅琊山带来的侍女烟云,还不曾有人动过他这桃花坞里的东西。

“蔺晨!这顶后冠果然被你藏在这里了!你一个男子,要这后冠做什么!”萧景琰长期征战沙场,目力过人,一眼就瞟到了被蔺晨随手塞在枕头边上的后冠,顿时有些哭笑不得。半月前蔺晨就曾向他讨过这后冠,只是这后冠是专门给帝后在选妃大典上戴的,萧景琰没多想也就拒绝了。谁知道三日后这后冠莫名从织造署消失了,一时间闹得鸡飞狗跳,没想到竟然真的被他藏在了偏殿里。

“好看嘛,我想带回去给飞流玩。”

萧景琰一怔。

“带回去?飞流没有随你一起来金陵吗?”

蔺晨摇头:“长苏在琅琊山上静养,飞流执意要陪着他。我就带了烟云来,没带别人。”

萧景琰急了:“你居然只带了烟云来?京城高手如云,那潜伏着的江湖势力更是数不胜数,有些连朝廷都要忌惮几分,万一有人想对你图谋不轨,你逃得掉吗!”

“原来陛下这么担心我。”蔺晨调笑道,“真是让蔺晨受宠若惊了。”

萧景琰一时气结,说不出话来,只能定定的看着蔺晨。

真可爱。蔺晨这么想。

只是这京城,以后怕是难有他蔺晨的容身之所。

“景琰…”

“我要回琅琊山了。”

========================

和女票脑洞大开玩语c玩出来的几个小梗凑一起写一篇…文笔实在太渣了自己都看不下去了简直😂

就当是写给女票的吧 祝贺我这个安利小王子给她喂了楼诚又喂了蔺靖哈哈哈哈哈哈我为何这么帅呢

设定是酥胸没死 和飞流在琅琊山逍遥快活 wuli合鸟主一是怕梅长苏放心不下 二是为琰琰 就来了京城然后现在蔺靖就是处在双向暗恋的死别扭阶段…

高二狗大概周更…求评论…

评论(2)
热度(20)

© 销云霁雨_ | Powered by LOFTER